您的位置: 首页 >  比目鱼 >  正文内容

现代故事3则--面子--不撒谎的力量--光,照耀在黑暗里

来源:重叠人生网    时间:2018-05-17




面子

赵铭大学后,找工作四处碰壁,虽然在此之前,赵铭做足了思想准备,可他万没料到找份工作难到这种程度。一来二去,他那点自信心早被打击得一塌糊涂了。

赵铭的父亲是个卖菜的,一没关系二没钱,一家人的生活重担全在他肩上扛着。就赵铭这个家庭状况,他一个身强力壮的大小伙子,总不能眼睁睁地等着“啃老”吧?没办法,赵铭只好委曲求全地帮着父亲,当起了卖菜的小贩,而且这一干就是两年。其间,赵铭也去了几家用人单位应聘,但都以失败而告终。

在这两年当中,赵铭的同学有的踏上了仕途,有的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多数同学起码有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就他还是个“自由主义者”。赵铭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越想越觉得活得窝囊。

这天,一个远房亲戚家办喜事,父亲忙,就打发赵铭去赴宴。

赵铭随便与几个陌生人坐在了一起,反正现在不管任何人,再怎么热闹的场面,也冲淡不了他那颗忧伤的心。所以,赵铭在喜宴上如树桩子似的戳在那儿,食不甘味,一言不发,更没情绪喝酒了。

赵铭一心想着找个机会,赶紧走人了事,不料却被同桌的一个酒鬼缠上了。那人径直过来,一屁股坐在了赵铭的旁边,挺热乎地拍了拍赵铭的肩膀。赵铭一瞅,这位早喝成了一张关公脸,不禁眉头一皱,心想,我这儿正烦着呢,你就别来添乱了。

那人却不管不顾地冲赵铭套起了近乎,扯着嗓门说:

“我叫郑智,看样子你要小我几岁,叫我一声大哥不算委屈你。今天我们既然能坐到一起,这就是缘分,来,咱哥俩痛饮一杯,先喝为敬,我干了!”说罢,郑智一仰脖,把自己那杯酒一气倒进肚子里。

赵铭哪有心思和这个毫不相干的人喝酒呀?眼皮子懒懒地抬了抬,啥动静也没有。

这下郑智不乐意了,脸色一沉,说:“怎么?不给大哥这个面子?()”

自己一个堂堂大学生,这两年来竟然干起了卖菜的行当,脸皮都扔进垃圾箱里去了,谈何面子?赵铭苦苦地一笑,喃喃自语道:“就我这人,还有面子吗?”

郑智一愣,随后打开了话匣子:“此言差矣,大家都是人,谁没有面子呀?人都是平等的,就说你我兄弟,你有权有势也好,是个平头百姓也罢,这些都无所谓。我没借过你的钱,也没用过你的权,即使你穷困潦倒,我也没给过你任何帮助,酒席一散就各奔东西了,我们之间谁都不欠谁,你我是平起平坐的,你喝了这杯酒,就是给了我面子,我得感谢你。”

一个酒鬼竟然头头是道地扯出了这么多道理,赵铭不由得来了兴趣,催促道:“你快说下去。”

郑智这下更来劲了,紧跟着侃侃而谈:“我今天是喝了点酒,但眼力还在,看得出你不咋地。恕我直言,我就看不上你这种人,整得像个林黛玉似的,好像全世界的苦难都摊到你身上了。这点你得向我学习,在我眼里,啥事都不算个事儿,天塌下来当被盖。怕啥呢?好了,我废话少说,你也痛快点,把酒干了!”

赵铭霍地站起身,把杯一端,一口气让酒杯见了底。长这么大,赵铭还是头一次“一口闷”呢。

郑智拍手大叫:“好!这才像个爷们嘛!”

防城癫痫病哪家医院好="text-indent: 2em; line-height: 1.5em; margin-bottom: 1.2em;">有些事说怪真怪,赵铭的心结鬼使神差地被一个酒鬼给解开了。赵铭的心里一下子敞亮起来,是啊,整天耷拉个脑袋,永远比别人矮半个头;一张脸都垂到裤腰带底下了,也就别谈什么面子不面子了,重要的是先把头抬起来!

思想一开通,赵铭彻底变了个样,精神头上去了,干活有劲儿了,遇到熟人一律笑脸相迎,再也不躲躲闪闪了。另外,赵铭利用所学的知识,发展了大棚种植,并且不断扩大规模,逐步开发新品种,弄得热火朝天的。

又是两年过去了,赵铭成立了自己的蔬菜供应公司,当上了老板。

人,只要看得起自己,挺起胸膛,不管贫富贵贱,这就是面子!

不撒谎的力量

“你是个不撒谎的人。”如果家里人、朋友都能这么看你,是很有价值的事。也许可以说这个价值高于其他任何价值。在实际生活中遇到不撒谎的人时,有时会觉得他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也有时会了解到他是想要做不撒谎的人,才成为了不撒谎的人的。

我觉得自然而然形成不撒谎的性格的人是幸运的;而在人生的某个阶段下定这样的决心,并坚持下来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我不是想为自己辩护,我从小特别讲一些好玩的事情,结果,常被人说成爱撒谎。中学的时候,我在书上或词典里看到有趣的事——比如塔斯马尼亚(澳大利亚联邦州之一)的许多都有像袋鼠那样的育儿袋之类的东西——就在运动场向几个同学现学现卖时,高年级一个很漂亮的子指着我说:

“他是个爱说瞎话的孩子!”

我回到家还是一脸的不高兴,见了问我怎么回事。

然后对我说:

“你自己虽然没那么想,也许听的人觉得就像撒谎似的。以后好玩的事,你只讲给爱听的人好了。”

后来,我就找那些觉得我讲的事很有意思,不是在撒谎的人做朋友,还和这样的人结了婚。

记得后来我下过好几次决心,对于这些相信我讲话的人,即使自己没那么想,也要努力成为不撒谎的人,虽然,做没做到我也说不好……

我年轻的时候,通过思考自己撒谎的事,发现除了不撒谎的性格,不撒谎的决心之外,还有一个做不撒谎的人的条件。

那就是不撒谎的力量,即在生活中不撒谎的能力。而这个力量——能力——是可以在自己的内心锻炼出来的。

回想你们以前遇到的人,以及现在一起在教室里学习的人中,是不是会给你留下这个人很坚强,那个人很软弱的印象呢?通过回忆具体的事例就会知道,强者和弱者并不是固定不变的。在意想不到的时候,坚强的人会变成软弱的人,反之也一样,你们有过这种经验吧。即使这样,你还是会觉得这个人很坚强,那个人很软弱吧。在观察一个群体内部时,大致都会有这种区分的

可以治疗癫痫的中药.2em;">强者要是撒谎的话,是最难对付的了。这种人内心有坏心眼儿,并且会坚持到底,因勉强坚持而撒谎。这一类人,我小的时候——长大以后也遇到过,小时候有小时候的情况,成人后就更复杂了——遇到过好几个,给我留下了难忘而痛苦的回忆。

另一方面,我也见到过有人因为软弱而撒没有必要的谎。从各个小学分校来到一个中学里,在许多新同学之中有这样一个男孩子。那时候虽然没有现在报纸、电视上所报道的那么恶劣,但也有欺负人的情况,他就是个被欺负的对象。他为了尽可能减少受欺负的压力,而不断地撒谎,因而愈加受欺负。

我没有参加欺负人,但是也没有站在那个孩子一边,跟他一起去抗争。并且我还在心里为自己找借口,说是因为自己讨厌那个软弱的爱撒谎的少年。这是我至今仍然很不愿意回忆的儿时往事。

如果你们想要具体感受我刚才讲的那些坚强的撒谎者和软弱的撒谎者等各种类型的人,可以去看狄更斯的小说,其中,《大卫·科波菲尔》中的尤利亚·希普这个人物——其名字本身,就是“你是撒谎的人”的意思。Uriah(尤利亚)和liar(撒谎的人),虽然R和L不一样,但不少人认为是这个意思——有时候因坚强而撒谎,后来又因软弱而撒谎。这种描写手法不能不令人感叹。

下面继续谈谈不撒谎的力量。不久前,大家通过电视上的国会实况转播或新闻报道,知道了政治家在国会作证时撒了谎,以及会见记者时撒了谎等一连串的事情吧。

首先是强者撒的谎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了。大家看过电视新闻里来回放的某个录像画面吧。当你们看到这些国会议员在自己的谎言已被识破后,面对其他议员,面对看电视的众多国民,依然毫无愧疚的样子时,一定感到很吃惊吧。

不撒谎的力量之一,就是具有自己的“自尊心”。大家或许很少有机会面对自己的内心,确认一下那里有没有一块“自尊心”。但是,当感到自己的“自尊心”被、兄弟姐妹,甚至被老师忽略的时候,用这样的方式面对自己的“自尊心”是常有的事。我是想起了自己小时#from 现代故事3则--面子--不撒谎的力量--光,照耀在黑暗里来自 end#候才这么说的。

即使撒谎没人会发觉,我也不撒谎,因为撒谎有伤自己的“自尊心”。

我从自己小时候的记忆,直到成了大人后,在自己的家庭中养育智障孩子和正常孩子的经验出发,知道小孩子心里也确实有着一块“自尊心”。

到了我现在这个年龄,感到孩子时具有而在成人后失去的人的素质中,只有“自尊心”是最重要的。失去了“自尊心”的成人,一旦开始撒谎,就不会停止。由于他们自己不努力做到不撒谎,只好由周围的人去揭穿、消除其谎言文章出自,转载请保留此链接!

其他人看穿、揭露了强者撒的谎并要使其知道这样做不对,以刚才提到的国会议员为例,最好的办法是下次选举时不选他。即便在民主主义的规则内,这也是最根本、最有效的方法。

请你们从现在开始就把原则定好,长大成人有了选举权之后,不投票给撒谎的强者。

撒了谎——这里指的是过去做了不对的事,却在会见记者时说没有这回事——被人看穿,而辞去国会议员的人当中有一位女性,她看似很坚强,原来也是个软弱的人,因为她撒的谎是软弱的人才撒的谎。

我之所以认为她是因软弱而撒谎,是她刚当上国会议员时——尽管议员都有同等权利,但是她年轻,又是女性,因而会被认为是处于软弱的立场——对于同一党派钦州癫痫病要怎么治疗呢的前辈议员或自己长期给其当过秘书的议员,明知他们说得不对,却没能抵制。

再加上周围都是有着同样行为的人,自己的错误没有受到指责,就认为可以这样下去。不能够纠正自己错误的人,我认为是软弱的人。

所以我说这样的人身上没有不撒谎的力量。

也许有人会说,不对,如果她承认了自己由于软弱而做的错事,会使那些和自己合作做错事的人为难,所以才继续撒谎下去,她是牺牲了自己呀。

可是我认为,即使这么想,那位女性身上还是没有不撒谎的力量。如果有的话,就能使自己,更重要的是使犯错的其他人——无论是对其错误知道得很清楚的人,还是知道得不十分清楚的那些合作过的人——逐渐回到正确的方向上来,而她自己的责任也就减轻了。

孩子有孩子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不应该去伤害别人,也不应该受别人的伤害。为此应该参照大人在社会中运用的智慧,使之在孩子的社会中也能发挥作用。

我认为即使处于不撒谎就无法和周围人搞好关系的境地,也要想方设法做到不撒谎。

如果你担心和他交友就得撒谎的话,那最好和他保持距离。对方若能因此反省是最理想的了。反之,当你自己忍不住要撒谎而又感觉不安时,能意识到是因为自己软弱的话,拿出勇气道歉就可以了。

此外,为了使自己获得不撒谎的力量,我有一个小时候想出来而现在还在使用的方法。

如果是有信仰的人,他们是不愿意背叛心中的神明的。即使没有明确的信仰,许多人心里也会有着某种宝贵的东西。最一般的情况是——我也属于其中之一——在自己的老师、家人、前辈、朋友之中有这样的人,他们使自己不能做出他们的事。

即使是因为小事,自己想要撒谎的时候,哪怕一瞬间也好,把嘴巴闭上,想一想他在看着我呢,我怎么能撒这个谎呢?

我心里使我敬畏的人有:读大学时教法国文学的老师;优秀的音乐家朋友;还有一位是外国的学者朋友,他一边与白血病搏斗,一边对于文学和世界上的问题进行了实实在在的研究。

这些人具体而坚实地存在于自己的内心,就等于储存了不撒谎的力量。

一想起这些人来,自己的“自尊心”一下子就清晰起来了。到了人生的最后时刻,我想发自内心地向这些人说一句:“谢谢了。再见了。”

光,照耀在黑暗里

德国美学家阿多诺说:“在奥斯维辛之后写诗是野蛮的。”这当然是因为奥斯维辛本身是野蛮的。在人类历史上,还有什么比70年前这片土地上发生的事情更为黑暗、更为血腥同时又如此令人震撼呢?置身于奥斯维辛,即使人类最自由的语言,都无法言说那种痛苦忏悔之情,它的空气让人艰于呼吸视听。因为奥斯维辛,人类任何漂亮的话语,即使宗教的语言都失去了表达的权利。

然而,这一切却不是置身于奥斯维辛的瞬间就能够感悟的。奥斯维辛集中营距波兰首都华沙300多公里,它并非一座孤立的集中营,而是波兰西南部奥斯维辛市附近40多个集中营的总称。有历史学家说,德国人理解第三帝国以及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关键时刻不是诺曼底登陆,而是发现奥斯维辛大屠杀的那一刻。这一点,对于我们一行来自遥远中国的癫痫能痊愈吗记者而言,很快就变成了一个最重要的提示。

车窗外的田野,嗅不出丝毫肃杀的气味,即使我们早已了解那段人类历史的悲剧,然而在进入大屠杀纪念馆之前,我们仍只是普通的观光者,我们的说笑引来周围异样的目光。犹太导游的适时出现,结束了我们这群不速之客的不合时宜的举止。他一脸肃穆,平和而又不失威严:“你们是来看望一些死去的灵魂的,请保持安静。”相信当时不少人都感到脸红了,尽管我们一直是压低着声音说话,但毫无疑问,我们从没有意识到这片土地在欧洲乃至世界的份量。

记不得在欧洲访问的过程中,有过多少次脸红的时刻了:坐地铁忘记刷卡,乘电动扶梯不知道靠右,在餐馆吃饭时压抑不住的大声喧哗……但这一次的脸红,最让我们感到惭愧。惭愧的也许是突然发现历史的凝重,也许是导游所说的那里栖息的110万亡灵。空气在这里仿佛是不流动的,虔诚挂在每一个到访者的脸上,但那种虔诚分明不属于宗教。

集中营的建筑十分普通,一幢幢的红砖房,几棵瘦高的不知名的树。导游介绍说,因为后来要改造成波兰国家博物馆,所以建筑重新进行了修整。表面上,只有依然保留的外围高高的铁丝网,才让人依稀感到这里曾经渗出的恐怖。这种恐怖很快就被验证了。鞋,童鞋、皮鞋、女式高跟鞋,甚至还有中国式的绣花鞋……数不清的鞋,堆积在一个2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一道玻璃幕墙横亘在我们与这些堆积如山的鞋之间,它隔开的或许不是鞋,而是无数双无助的、黑洞洞的眼睛。甚至没有惊恐,有多少人在脱下它们的那一刻,还不知道这只是走向焚尸炉的开始。

头发,黄色的、黑色的、棕色的……同样的堆积如山。格罗马茨基(下令冲进奥斯维辛的苏联军官)甚至从来不知道奥斯维辛的存在,在格罗马茨基的军事地图上,那里应该是一片树林。除了近7000名幸存者,在奥斯维辛,苏联的战利品还有7.7吨头发。发堆边上的地毯、麻袋,即使不用说明,已经验证了德国战时经济的这一发明。

毒气罐,扁平的、只有罐头盒大小的毒气罐,慵懒地堆放着……导游告诉我们,一罐毒气可以杀死1000人。

焚化炉,如今只剩下了面前的两个,岁月的流逝让现场已经闻不到一点异味了,然而想象却无法禁止,一天300个曾经鲜活的滑过这段阴森森的滑道。1944年的时候,奥斯维辛集中营平均每天焚化6000具尸体。

语言随着面前一个个凝固的画面而愈见生涩,然而我们依然可以控诉。

如果说大屠杀遗迹让我们重新见证了恐怖,那随后看到的遇难者档案,则让人同样震惊于人类的坚忍:一个个小镜框,每个镜框里是一个遇难者的肖像照、生卒年岁及简单的生平,每个镜框都有编号。据导游说,这些整理的档案有几十万个,涉及的犹太人几乎遍布全世界。这究竟花费了多大的人力物力,又是在怎样一种精神的支撑下完成的?

当年集中营的住宿地,如今已是绿草如茵。在经过这里时,导游特意叮嘱我们:“千万不要踩踏草地

在这里行走时,每个人都变得小心翼翼,谁又能忍心去惊扰一个冤死的灵魂?在结束参观时,我们提议在大门口合影,导游没有阻止却拒绝入镜,他告诉我们:“对于你们来说,这只是一次参观,但对于我来说不是。”

在那阴暗的一天,气氛阴郁。为什么一个曾经涌现众多思想家和艺术家、社会文化十分发达的国家会制造这样的惨剧?焚尸炉滑道上那个新献的花环也许能回答这个问题。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

实用文章,深受网友追捧

比较有用,值得网友借鉴

没有价值,写作仍需努力

© zw.thbad.com  重叠人生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