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可与立 >  正文内容

清河疑案

来源:重叠人生网    时间:2018-05-21




1

清康熙四十二年的一个夜晚,清河县鼎鼎大名的刘清河刘员外被人杀死在自己的书房里。

刘清河仗着自己的兄弟刘清源是京城的三品官,虽年近六旬,却欺男霸女无恶不作,所以他的死让清河县的百姓人心大快。可是新上任的清河知县张应龙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张应龙知道,如果自己不能迅速找出凶手,将其法办的话,刘清河的弟弟刘清源就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轻则丢官,重则丢命,更重要的是清河县的百姓也有可能要面临一场灾难。眼下之急就是迅速找出凶手。

几经摸查,张应龙得到了一条重要的线索。被杀的当天张大山从刘府门前经过,不想刘家的看门狗一下子从门洞里蹿出来,对他又嘶又咬,张大山又惊又恼,一脚将那只狗踢折了腿。刘府的狗被人踢了,这还得了?当天下午,刘清河就带着管家刘三和几个家丁到张大山家里又抢又砸,还一脚将张大山年迈的老母踢倒在地,老母亲磕在门槛上,撒手西去。张大山又气又痛,扬言要杀死刘清河。

癫痫是由哪些因素引起的-margin-top: .5gd; mso-char-indent-count: 2.0" class="MsoNormal">很显然,凶手极有可能就是这个张大山。张应龙马上命令衙役前往拘押张大山。很快张大山被带来了,衙役还在他家后院的草丛中找到了几张银票,而票号正是刘清河的,这更加重了张大山的嫌疑。

2

张应龙一拍惊堂木让张大山交代他是如何杀死刘清河的。张大山大喊冤枉,可是他又提供不了昨晚不在现场的证据,也解释不了那几张银票的来历。张应龙当下决定先将张大山关押起来。

一夜不眠,张应龙又想到了此案的许多疑点:刘清河被杀当晚,刘府中的十几条看家狗为什么一声也没有叫?而且刘府的院墙足有五六人高,一般人不可能爬进去?能做到这一点的有两种可能,一是凶手功夫了得,二是凶手根本就是刘府中人。刘清河的身上有两处伤口,一处在胸口,而另一处则在咽喉,而且刀口不一致,显然是两种凶器所致,按照常理,凶手杀人一般不会带着两种凶器,那么凶手难道是两个人?

种种这些疑点,放到张大山身上好像都解释不了。杀人者也许另有其人。那么会不会是张大山买凶杀人呢?好像可能性也不大。因为张大山靠编席为计,每天的收入仅供母子二人糊口,根本就不可能有钱去请什么杀手?再说了如果刘清河的死真是张大山所为的话,他明知道自己的嫌疑最大又怎么可能还若无其事地呆在家里,还如此不小心地将几张刘清河的银票落在自家屋后的草丛里呢? 雅安好的癫痫医院>

这些都非常不合逻辑,张应龙越想越加肯定刘清河的死与张大山没有关系。肯定是有人知道张大山和刘清河的矛盾然后杀掉刘清河,最后嫁祸给了张大山。张应龙决定先将张大山释放,他想只要张大山一放出去,真正的凶手也许就会自己露面的。

第二天一大早张应龙拍案升堂,宣布张大山杀人证据不足,予以释放回家。谁知道他刚说完,跪在堂下的张大山就大声喊道:“刘清河是我杀的。”张应龙吃了一惊:“张大山,我已宣布你无罪,你为何又说刘清河是你所杀?”张大山哭着说:“青天大老爷明鉴,刘清河真的是我杀的。他打死了我的母亲,所以我要杀死他,为母亲报仇。”张应龙疑惑了,他又问:“是不是有人逼着你承认?”

“没有,我是想杀了人就该偿命,再说了,我已经没有什么亲人了,只求一死。”张大山说。

“那我问你,刘清河的院墙足有七八人高,你是怎么爬进去的?”张应龙问。张大山说:“我从小就喜欢爬树,练就了一身爬高的本领,刘府那点院墙根本就难不住我。”

癫痫小发作的症状man'">张应龙眉头皱了几皱,又问张大山:“若是你杀的人当有凶器,凶器在哪?”张大山说,他已经记不清他把刀藏在什么地方了。一听这话,张应龙心中的疑惑就更重了。案发到现在一天还不到,要真是张大山所为,怎么会记不起凶器藏在了什么地方呢?既已承认了杀人罪行,又为什么还要隐藏凶器呢?

可是张大山却坚决说刘清河就是自己杀的,张应龙只有再次将张大山关回了牢里。

3

当天夜里张应龙又来到刘府仔细勘察了一番,回到衙门时天已经亮了。虽然一夜没有睡,张应龙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倦意,反而流露出一缕如释重负的感觉。就在这时有衙役来报,刘清源来了。张应龙一惊,然后微微笑了笑,赶快出去迎接。

张应龙一来到大堂,还没有行礼,气势汹汹的刘清源就问刘清河被杀一案的进展情况。张应龙就把这几天审讯,以及张大山认罪的情况详细地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刘清源说:“他既然已经认罪,就赶忙叫他签字画押,然后斩首。”张应龙说:“张大山虽然承认自己就是凶手,可是其中疑点非常多,凶手应该另有其人。此案还须再审。” 衡水癫痫病治疗贵吗>

刘清源大怒说:“满嘴胡言,我看你分明是袒护张大山,我叫你怎么办你就怎么办。”张应龙淡淡一笑说:“人命关天,下臣不敢做主,如果刘大人认为此案可以结案,就请书面示下,免得日后叫下臣为难。”

刘清源不屑地看张应龙一眼:“真是不识抬举。”说着坐到大堂上,展开纸墨用左手写了起来,原来这位刘大人是个左撇子。张应龙看着他,露出了不易察觉的笑。

很快刘清源写好了,他走下大堂将字条扔给张应龙:“这下行了吧,赶快叫张大山签字画押。”

张应龙点点头,升堂,命将张大山带上堂来,很快张大山被带了上来。衙门外也挤满了来看热闹的百姓。张应龙大声地说:“张大山,你目无王法,为报私仇而杀人,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我没说的了,只求一死。”张大山说。张应龙哈哈一笑:“好,那本官就成全你。来啊,叫张大山签字画押,关进死囚牢,秋后问斩。”

本文网址: ()

© zw.thbad.com  重叠人生网    版权所有  渝ICP备12007688号